资讯详情
618命悬一线:美业的失血与自救
聚美丽| 2022-05-12 20:54:50
618美业疫情


出品/聚美丽

作者/木头

在停摆中寻找出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4月初,因为疫情以意想不到的速度扩散,上海结束了之前较为宽松的防疫政策,上海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消息,全市将继续实施封控管理,除因病就医等外,严格落实“足不出户”。

停摆一个多月后,身处疫情中的上海,仍然是全国人民的焦点。谁都不明白,是什么缘故让上海在春暖花开的4月,将“魔幻现实主义”演绎得淋漓尽致。

而随着封控时间的不断延长,不少业内人士开始担心,这轮上海封控将会影响到上半年规模最大的营销大促——618。

“虽然上海部分工厂开始复工,但是产能完全没有恢复,尤其遇见大促618,这是美妆企业的巨大挑战。”“从目前情况看,不确定6月份是否能恢复物流和产能,所以我们对618并没有信心。”“往年这个时候已经在备战618了,但是今年还被封在家里。”接受采访的不少企业都表现出对上半年这场行业大促的担忧。

几家欢喜几家愁,复工容易复产难

4月中下旬开始,包括上海伽蓝、科丝美诗、仪玳、拜尔斯道夫上海制造中心等美妆相关公司都宣布实现不同程度的复工,这似乎让同样身处上海的其他美业人看到了一点曙光。在聚美丽采访中,也有不少企业都向聚美丽表示了积极配合复工的想法,以期逐渐恢复这一个多月落下的订单。

据了解,因为伽蓝工厂所处的奉贤区社会面即将“清零”,因此是此次复工生产的首批放开区域。伽蓝集团也对外表示了复工生产的“干劲”,其供应链中心杨帆表示:此轮疫情期间,供应链中心从132人封闭生产增加至600多人,我们确实做到了在上海化妆品行业中最先复工复产的企业。作为伽蓝的一员,我与公司共进退,打赢这场抗疫保供的硬仗!

作为妮维雅母公司的拜尔斯道夫上海制造中心也成为了青浦区首批复工的外资企业之一,截至5月10日,近半数员工已陆续回到工厂复工,总产能恢复至同期正常水平的40%。

据了解,目前,拜尔斯道夫上海制造中心实行全封闭管理模式,力争做到既要抓生产,又要抓防疫安全和产品质量不放松,为此工厂复产与防疫专班小组制定了分区分类管理制度,疫情防控方案,突发应急处置预案等,安排每日抗原检测。所有物流车辆及物资进入工厂前进行严格的消杀和静置,设置独立隔离点。

“物料管理部的同事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打通物料供应,以保障复产持续顺畅。在各部门协同高效协同努力下,制造中心的复产工作正在顺畅进行。”

拜尔斯道夫中国企业事务总经理雷开霆说:“在多方支持下,妮维雅上海制造中心在停止20多天后的复工,如同心脏恢复了跳动,这不仅让在华全体中外员工有了动力,也让远在德国汉堡总部的执委会对中国上海有了进一步的信心。“

同样已经逐步复工的还有仪玳,仪玳妆品市场总监Penny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透露:其实我们在4月初就已做第一批申请准备复工了,在4月中旬我们顺利复工。得益于新厂硬件设施完备,目前复工推进还比较顺利。

然而,有人解决了燃眉之急,也有人正心急如焚。一批企业在积极地筹备复工事宜,也有企业向聚美丽表示,其根本没有收到关于复工申请的通知或者对当前情况下的复工并不看好。

“当前情况下,控制疫情是复工的首要前提。不能流动的复工没有意义,除非政府管理好流动人群,才有可能在复工后管理好整体的流动。”某资深业内人士老王(化名)“平静”地说,“疫情控制了,复工是一件快速的事儿,疫情过程中,复工并不现实!”

“从3月14日以后,我们企业基本上处于停摆的状态,每天睁眼就是损失。但是为了复工把工人全部关在厂里,我都替这些员工抱不平。”某知名美妆企业创始人Nicolas(化名)向聚美丽表示。

另一创始人刘刈(化名)也表达了对工厂实行闭环生产的否定,其表示:“一辆车差一个零件都无法生产,化妆品行业也是,差了一个防腐剂,一个增稠剂都是整条生产线的停产。”

“工厂线恢复最重要的是人到岗,当前情况下,大部分工人都在小区里隔离,这种情况怎么实行闭环生产?何况物流、原料等多种问题都未解决。”刘刈补充说道。

Nicolas和刘刈的担忧不无道理,停摆的一个多月时间里,上海的产能急剧下降,在短期内想恢复到早前的状态,难度巨大。

“复工后生产效率也比较低,恢复产能也有限,它得有个逐渐爬坡的过程。我乐观估计,预计要两个月才能恢复到100%的产能。”一家已经复工的企业负责人对聚美丽表示。

有媒体采访过其他行业的复工企业,一位通信设备供应商高管说道:“我们是第一批复工复产‘白名单’企业,但经过与多个分管部门沟通后,只告知会陆续批复,我至今未获得复工资格。公司在手订单越来越多,却无法批量交付,远程指挥难度极大,我真是心急如焚。”

相比于这些企业复工后等待产能恢复,另外一批企业的等待则更加焦虑——对于上海的更多数的日化企业来说,居家办公,等复工通知则是目前唯一能做的。

“化妆品企业一两家复工也改变不了什么。”“小区还没完全解封,复工还比较渺茫。”“可能一批重点的生产企业已经复工了,但对于多数办公室来说,这个风险太高了。”一些企业主向聚美丽表示。

“多数企业和普通人一样,没有三头六臂,都在挺着。”老王说道。

对于多数企业来说已经不愿意把焦点放在疫情突发的源头,因为厂区停工,物流停摆等诸多连锁反应导致的产业现状,足以让所有人惴惴不安。

失血的一个多月

对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封控,多数企业显得措手不及,在“失血”中艰难求生。这一现状体现在整条化妆品产业链上:

1、门店被迫停业

“线下门店的影响是最直接的,无论是传统的CS渠道还是新一批物种,业绩受到直接的冲击。”某国货品牌代理商向聚美丽表示。因为疫情导致关店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2、工厂全面停产

据了解,多数工厂都停止生产,供应链、订单、物流全部处于停摆状态。“目前,多数员工都隔离在家,工厂内仅驻守着十余名员工维系日常的环境消杀、水处理系统消毒工作。” 有企业向聚美丽表示。而少数闭环生产的企业,产能也往往大打折扣。

3、原材料大幅涨价/断供

从多家美妆上游企业公布的财报中,我们不难发现,工厂的利润正在缩减,而导致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是原料上涨。如丽臣实业在年报里表示:受到疫情、国际地缘政治等多重因素影响,国际原油价格及天然油脂价格持续走高,2021年末国际原油、棕榈油等大宗原料价格相比年初增长40%-50%左右,其中脂肪醇的价格增长幅度达到53%。

4月28日,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和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将暂停棕榈油及相关原料出口。这对化妆品行业来说无疑是件雪上加霜的事儿。

4、物流停摆,退货率超高

从公开资料查阅显示,不少美妆品牌已经在天猫官方旗舰店或者官方微博上发布疫区物流暂停发货的信息,甚至有商家暂停所有物流。同时也有商家向聚美丽表示:因为物流停滞,无可厚非地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热情,导致退货率很高。

有企业表示,4月期间其退货率甚至高达70%-80%。

5、上新延缓,产品积压

“生产的各个环节都是相关联的,因为供应链问题,我们不得不推迟上新。”某品牌创始人对聚美丽说道。另据了解,因为物流问题,一些工厂成品无法及时运输,只能长时间地“占领”库存。

6、直播受阻,无底价促销

据相关人士透露:因为仓库物流、人员管控等问题,许多主播的排期都受到影响。

另外,品牌更加担心因为疫情带来的无底线打折促销扰乱整个市场。有业内人士分析道:消费者层面,疫情会导致消费者的购买决策更加谨慎;而在品牌层面,为了销量则开始了无底价地促销,这无疑是个恶性循环。”

疫情复发后首次大考,618命悬一线?

随着封控时间的延长,大家不由自主地担心地上半年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促——618。

“虽然上海部分工厂开始复工,但是产能完全没有恢复,尤其遇见大促618,这是美妆企业的巨大挑战。”某新锐品牌创始人孟可(化名)对记者表示。

某国货品牌操盘手肖和(化名)对记者表示:“往年这个时候已经在备战618了,但是今年还被封在家里。”

“大部分美妆企业都会提前准备618的产品,有些企业在4月份就提前生产了。作为上半年最大的促销活动,很多企业会把大部分现金先垫进去。”

因为疫情增加了618的不确定性,因此行业里普遍对这场大促普遍没有信心。

如孟可分析道:因为疫情的不确定性,会影响到各个产业链环节。以直播行业为例,因为各地疫情反复,快递停运,这可能导致品牌和某主播合作后,至少10%-20%的快递无法发货,这意味着投放效率的下降。因此,肯定会有企业考虑减少618预算。

另外,业内人士普遍反应的是物流问题。一方面,上海同时牵动着包括苏州、无锡、杭州等重要城市的整个长三角地区;另一方面防疫形势严峻,导致高速路封闭或者设卡,直接影响了物流的流通。

如上海一知名企业负责人李黎明(化名)所说:“上海这次疫情不仅对制造业有影响,对全国消费的大形势影响都很大。”

“物流没恢复,已经有不少客户已经停止下单了。因为拿不到货,意味着垫钱在产品上,且产品只能在工厂里放着。这种情况下,资金压力太大了。”某工厂负责人沈云(化名)向聚美丽表示。

同时,沈云说道:对于工厂来说,原料和包材无法运输,只能依靠备货物料进行生产,这无疑也极大地影响生产效率。

某ODM企业市场总监李文说道:就算恢复生产,但运输不出去,也意味着无用功。因为运输卡的比较严,我们送往外省的东西没有办法保证送达周期,只能更换第三方物流机构去派送,成本就上升了。

而对品牌来说,一方面要担心物流对上游对产品生产的影响,同时还要担心消费者是否能收到产品。在疫情影响下,不管是地区管控、慢行、停产,都将影响出货,而物流堵塞更近一步影响了产品向下一级流通。

“即使仓库不在上海,终端、某个中转站到达不了能会影响发货。这是一整个链条,无论中间哪个环节卡住了,退货率都会增加很多。”孟可分析道。

“无论是发货,还是工厂寄出成品,还是我们往直播间寄样品,都有很大阻力。”有品牌向记者吐槽。

失血中自救,停摆中找出路

令人欣慰的是,这些现状似乎正在慢慢好转。

在5月5日举行的上海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经济信息化委总工程师张宏韬发言表示:刚刚过去的五一劳动节,上海市已复工复产企业保持连续生产状态,利用当前时间恢复生产。在市区和企业共同努力下,工业企业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全市1800多家重点企业,复工率超过70%,其中首批660多家重点企业复工率超过90%。汽车、集成电路、生物医药等重点产业链持续恢复、提高产能,龙头企业继续保持稳定生产。总体来看,全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稳定向前,取得了一定进展。

尽管复工率70%、90%这些数字对于化妆品行业来说可能还比较遥远,但因为暂停太久且临近大促,不少日化相关企业都在积极“自救”。

“618在即,等到上海解封再推进工作,产品就来不及上架了,全国的生意都会受影响。”有品牌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表示。

1、尝试建立链接与沟通

如上文所说,物流堵塞成了业内人士最大的困扰。但在聚美丽的沟通中,发现了不少在疫情中通过层层疏导,打通流动的案例。

李黎明对聚美丽说道:上海仓库不能发货,我们就把更多的产品转移到浙江的云仓。因为申请了通行证,所以一些紧急货物是可以进出的。

“我们云仓的发货量暴涨了五六倍,帮助很多品牌解决了燃眉之急。”李黎明说道。

仪玳也将“上海的压力”分摊到其他地区。据Penny介绍,一方面仪玳建立了足够的仓储空间;另一方面,已获得市内跨省通行证,通过其他省份、集团的兄弟公司物流运输,极大地缓解了上海仓库的压力。

“疫情期间,快速实现‘云打样’——通过我们研发总监的技术指导以及规范、明确的需求,在工厂住宿的研发同事实现样品打磨,周转快递,从而更快地完成客户服务。”

Penny还向记者分享了一个案例。她说道:在封控期间,上海各个分区之间需要有通行证。受客户委托,仪玳几次通过“接力赛”的形式跨区域运输直播间样品和货物,第一时间将产品样品消杀后递送到客户手中。通过集团各地子公司转寄,异地客户也能按时收到样品,保障产品开发进程同步,而上海基本上能实现当日达。

而在聚美丽的采访中,不少企业表示,随着疫情不断影响经济发展,已经逐渐形成忧患意识。

“物流、工厂等多点布局已经是整个行业的常规操作了。”某彩妆品牌联合创始人陈欣也说道。

关于化妆品行业疫情情况与自救,《一个”半瘫痪”产业的自救》中有更详细的分析,感兴趣可点击超链接

2、响应号召,实行部分复工复产

随着上海两批重点企业复工复产“白名单”公布,上海已经有一批企业优先尝试复工。如果说第一批复工企业还以科技型企业为主,第二批企业名单则将对象扩大到外贸出口企业,日通、近铁、米尔克文等物流类型企业以及其他生产类型企业。

Penny告诉记者:因为生产类企业的影响很广,一方面影响上中下游的产业链,不及时复工极有可能造成产业链脱节;另一方面它涉及大范围的基层人员就业问题,所以这类企业肯定在政府优先复工的名单内。

据透露,仪玳工厂4月初就积极采取“闭环管理”复工措施。“厂区员工不进不出,避免疫情传播。为了如期交付618等营销节点订单,研发部门通过云指导分区打样新品,市场部门开创视频提案线上对接客户沟通,生产部门实现区域内专车接员工入住工厂宿舍,加班加点‘闭环抢生产’,尽全力保障客户订单不受疫情延误。”

“4月23日已有新一批产线员工到岗住宿,日产量已恢复到往日产能的80%。”Penny告诉记者,“我们在全进度的追产过程中,现在我们合作的客户的产能已经可以保证了。”

伽蓝集团的公开数据也显示,截止5月8日,目前生产基地复工达到600多人,恢复19条生产线,占比55%;物流运力恢复70%;研发中心总复产员工25人,公司各项运行有序进行中。

据了解,此次复工复产是逐步放开的,不少企业已经提交了申请,在排队等待中。

孟可也表示,其品牌合作工厂已经在准备复工:“复工前期的手续及准备工作还是比较繁琐的,据我了解,4月中旬他们已经在做相关准备工作了。”

“目前,我们双方对于复工这件事都是相对乐观且期待的。”

3、一些企业从未停产

另,据业内人士透露,其实一些规模稍大的工厂如相宜本草、伽蓝、创元等在上海封控期间也一直在小规模闭环生产,并未完全停产。“他们组织一小部分员工驻扎在工厂内,做小范围的生产以及设备的维护工作。”该知情人士透露。

相关企业负责人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表示:“在上海封控期间,工厂内一些紧急产品还是可以低速运转的,比如新品上市,直播等。但是不可避免还是有很大的损失。”

“逐步复工后,管控措施比以前更严格了,包括人员控制,物流监测,检测频率等各方面。”该负责人继续补充说道,“5月份开始,厂内复工开始零星地恢复,后面会有符合复工条件的工人陆续进厂。”

同时,聚美丽也了解到有些工厂优先布局闭环生产则更多依赖负责人的“忧患意识”。

上海康美国际生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淀华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说道:3月份疫情爆发后,因为陆续有员工被封控不能到厂,我们就在思考后续生产的问题。3月14日,我们临时召开大会,号召员工自愿“住厂”。

“刚开始安排员工闭环生产的时候,我们也没想到上海封控这么久。从3月14号到4月前上海其实还是可以适当流动的,所以这期间我们也一直在准备生活物资以及生产原料等。随着陆续有地方解封,我们已经从20%左右的员工逐渐上升至超过60%到岗。”王淀华补充说道。

韵斐诗化妆品(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提到,其公司也一直在闭环生产,闭环生产期间员工约是日常生产的四分之一,产能约是日常生产的30%。

“尽管现在的效率降低会直接影响到放开后的供应链,但整体好过完全停摆,坐以待毙。”

王淀华也表示:目前工厂里成品仓差不多已经满了,如果上海后续不能完全解封,生产原料会是很大的问题。但无论如何都要尽量想办法解决,走一步看一步,总好过在家唉声叹气。

结语:

在此次大范围的采访中,我们听见了很多故事,有感动的,有无奈的,有悲伤的,有乐观的。一位采访者在结束采访时说道:我每天在网上看见两种新闻,一种是上海人民在水深火热中,看病难,吃饭难……另外一种是告诉我们即将迎来解封,一片欣欣向荣……

“但其实,第三种新闻才是我们最真实的样子。我们的确困在家里,疫情也影响了我们的正常出行,但多数人远没有到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境地。”

疫情确实滋生了很多负面情绪,但相比于自怨自艾,正视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提高自己风险对冲的能力才是企业更应该思考的。

比如,有新锐品牌创始人“顽强地”发朋友圈表示:小公司和疫情抗争的方式是,总有一处没被隔离。

比如,在无奈地说完“当前情况下的企业复工不现实”之后,老王也会说道,“一些品牌会在疫情中升级。无论如何未来是美好的。”

唐亮在自己朋友圈分享了这样一个小故事:


转载之前请先阅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寻求报道或合作,请点击这里
如果您加入壹览的讨论群,请联系我们的工作人员(微信号:star_3979)